Skip to content

Tag: piggy bank

The Middle Years

Arthit has a favourite cubicle in the third floor bathroom.

Granted, every cubicle in that particular bathroom is an apt choice, but in his opinion, the one at the far end with the frosted window is the best, being slightly roomier and with ample lighting to read his newest Snoopy comic. Not exactly a bench at the park, but still a far cry from the hazardous school cafeteria nonetheless. 

According to some silly myth that had been borne of theories following the release of some popular wizard movie Arthit had never seen, school bathrooms are prime real estate for crying ghosts.

It’s funny, because the only one who regularly occupies the stale, cold space at the end of the corridor is none other than Arthit himself, and he’s certainly alive and breathing.

It’s also not funny at all, because as far as his classmates are concerned, he may as well not be.

第十五章:余额: ฿580

翻译:wenfu Kongpob醒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  早上七点,闹钟响了,他此时翻了一个身闭着眼用手胡乱的摸索着,最后终于让闹钟停止了烦人的哔哔声。  他揉了揉眼睛,眯着眼睛慢慢适应着阳光,当他想伸长脖子伸个懒腰时,被自己骨头劈啪作响的声音吓到了,这个时候呢,他依然觉得一切正常。  直到他把腿移到床边,掀开被子,他才看见,眼睛惊恐地大大的睁着。                尽管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但他还是尴尬的把双手捂在裆前,然后慢慢的移开,又小心翼翼的提起平角裤的腰带——是的,没错,他是真的晨勃了。   这种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立刻意识到。  在性这方面,他一直认为他是晚熟的,曾经在更衣室他听到了一些关于晨勃的粗鲁言论,还有一些人用手机分享着衣着暴露穿着性感的女性照片之类。他一般会厌恶的转过身去,但就连M也悄悄地向他提起过两年前第一次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起先,他听到他的男同学拿这件事在嘲笑他,他光着身子站在家里浴室的镜子前,盯着自己的裤裆足足看了有十分钟。他甚至有几次抚摸过自己,试着想像别人告诉他,关于女性”性感”的东西,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当然一开始的感觉很棒,但很快就变得索然无味了,于是他放弃了,还是专心的剃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茬吧。   有几次,他甚至在想像一个女性告诉男人是有多么的吸引人,是多么的有魅力。  他对被男生吸引这件事并不排斥,但他清楚的知道社会对这问题的态度是很极端。  无论他在手机私隐模式下搜索浏览多少丰满的胸部、湿润的阴道,或者硕大的阴茎、身材健硕肌肉发达的身体,他都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感觉。  所以,为什么16岁的他现在才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  有什么被改变了吗?  他的手机弹出了一条新消息,横幅通知上面显示着: Arthit ☀️ :我妈妈说我可以过来 噢…没错。  在过去的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他开始日日夜夜的做着梦,在梦里他亲吻着他的朋友,当他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时,他甚至用拇指抵住食指,亲吻着两个手指之间形成的柔软的肌肉,想像着Arthit柔软诱人的嘴唇和自己缠绵。  想到这里,他就浑身发热,胸膛兴奋的绷紧起来。  他不敢想像真的这样做会是什么样子,他也真的真的没有准备好去接受这个事实。  现在,他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准备洗一个冷水澡(因为他听说这很有用),他也只对着他的胯部冲冷水,以让这个问题及时消失,能准时好去参加篮球训练。  当他终于从浴室出来后,他拿起手机回覆了Arthit的消息。  Kong ☕️ :太好了!那等我们训练完给你发讯息。   “好了,同学们,休息十分钟。” Pak教练吹了几次哨子后大声喊道。    他们六人拖着疲惫的身体跑到看台那儿自己的位置上,拿出包里的冰水,边喝边擦去脸上的汗水。  M和Kongpob一起坐在座位上,咕噜咕噜的喝下了一大半的水,然后M才注意到他朋友似乎有些心事的样子,这从他坐立不安的样子反映出来了。  “你没事吧?”他说着,轻轻推了推Kongpob的胳膊,他从包里拿出一根能量棒,然后贪婪地嚼着,一只脚放在下一级的台阶上休息着。  “M ,你和May之间发生了什么?”  “啊?什么?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Kongpob想起在放完暑假开学后的某一天,M向他吹嘘说他在图书馆认识了一个女孩子,他正和那个女孩约会呢,他说她非常漂亮、善良、有礼貌,而且非常有智慧。  后来渐渐地,他越来越少的谈论她了,直到有一天,当Kongpob问起那个女孩的时候,他只是说他们已经分手了,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  “我……我就只是好奇。”  M斜眼看着Kongpob ,有些弄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也点了点头。  “嗯……好吧,我想大概都是我的错吧,她真的很好,有的时候我发现有其他的男生会盯着她看,然后我就会变得没有安全感。所以我就会让她不要穿某类衣服之类的,然后我会试着让她吃更多食物,这样她就在别人眼中会变得没那么有吸引力。但我现在才意识到那时我对她是有多么的不尊重,我几乎把她的价值定义为她的外貌。” Kongpob点了点头,试着理解M所说的意思。  “所以……你没有——抱歉,没有——只是因为她的外表而喜欢她。”  “当然不只是因为她的外表,我给你说过,对吧?因为我们在图书馆看同样的书,所以我们就开始进行交谈,她对作者和故事深入的了解让我印象深刻,她也很有趣,很聪明,但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然后我开始慢慢发现她的外表也很迷人。比如,我会想像着亲吻她,她的脸会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然后—— “ “今天早上我晨勃了!” Kongpob脱口而出,语速极快,几乎快要听不清楚他说了些什么,但M还是听清楚了他说的话,他几乎忘记呼吸了,眼睛睁的大大的,被刚才的话惊到了。  Kongpob现在正盯着M ,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他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大声的告诉别人他晨勃了。  “我……呃……好了?” M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仍然有些懵,眼睛都不知道看哪里好。  Kongpob立即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捋了捋被汗水浸湿的头发。  “抱歉,只是……这是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他解释道,尽管这里仍然很安静,但他意识到可能会被其他队友听到。”我今天早上醒来,它就已经……那样了。” M只是点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嗯……呃……那你有做什么……有趣的梦吗?” “什么意思?” Kongpob皱着问道。  “比如……春梦。”他小声咕哝着,对于他们在学校操场上讨论春梦,他感到有些尴尬。  Kongpob似乎在思考着,他试着回想着在他熟睡时出现过的任何画面。  “呃……接吻算吗?” “大概吧,我想……你在吻谁?我的意思是在梦里面。” Kongpob的呼吸停在了喉咙那里,他犹豫着,是否真的要告诉M这件事。是的,这是他最好的朋友,这是他第一次在对话中要和朋友分享秘密,而不是M兴奋的向他谈论他在图书馆里的迷恋物件。   但他不知道这几周内的这种感情还能保持多久。  “ Arthit 。”他说,声音比蚊子声还小,他的整个身体在变得更热,现在出的汗也并不是因为训练而出的汗。  “啊?抱歉,我没有听见。” M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向Kongpob挪的更近了,以免其他队友打闹玩笑的声音盖过Kongpob的声音而让他听不见。   “我—我说……我在梦里亲吻…… Arthit 。” 不知怎的,大声说出来让这一切感觉太真实了,意识到这一点后,他把脸埋在了毛巾里。  “噢,天啦,M !我喜欢Arthit !”他的声音被他膝盖上的毛巾盖住了有些闷闷的,他用手绞着头发。   他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试着想减轻他糟糕的感觉。  “是的……我知道……” Kongpob猛地抬起头来,目光呆滞的盯着他朋友扭曲的脸。  “这是什么意思?” M重重的叹了口气,拧开了水瓶的盖子。  “我的意思是,好吧,直到你这样说我才确定,但是之前我一直是这样怀疑的。自从你和他成为朋友以来,你一直不停地谈论他,而且,你会关注和他相关的每一件事。” 他真的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吗?好吧,没错,他是和Arthit相处的时间比和M他们相处的时间还多,但当你的朋友在不同的圈子里时,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当然Arthit对他莫名其妙的吸引力还没有人注意到。   ”如果这能让你感觉好点的话,我之所以注意到你是因为你一直在问我关于他的事,而且,你每天训练完后都着急走,大概是因为要去见他吧,还有就是…你每次一提到他你都很开心。” Kongpob脸红了,他不知怎么地就让他的暗恋表现得很明显。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M ,等会儿下午他要来和我们一起聚餐。”他突然说道,一边又在包里翻来翻去地找手机,”我应该告诉他聚餐取消了。” “呀呀呀呀呀,你在做什么?停停停。” M把手机从他手里抢了过去,举过头顶,用另一只手指着他的朋友,”伙计,这有什么问题吗?如果你喜欢他,他又会来和我们一起玩,那你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和他在一起了呀。你为什么取消呢?” “我……我不能喜欢他,M.”… Read more 第十五章:余额: ฿580

第十三章:余额: ฿653

翻译:wenfu 这是周六很晚的时候了,Arthit还在慢吞吞的爬着这栋老式建筑的楼梯,在今天的比赛结束后,他把营业时间比平时向后延迟了一个小时。 当他还剩最后半截楼梯就到家,他正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这时他听见身后传来其他人的脚步声。 “你也才刚刚收工?” Prae把她那卷卷的长发挽成一个凌乱的发髻,穿着人字拖露出脚趾的的双脚跨立在楼梯上。  “没错,“ Arthit叹了口气,然后重重的在她脚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我快狗带了。” 的确,他的身体已经快累垮了,但是他的头脑却非常的清醒 — 一直都回想着今天发生的那些事 。 “所以……今天是非常棒的一天,对吗?” Prae漫不经心的拨弄着她的手指,“你玩得开心吗?” “我……我想是吧。” 开心 ?他不知道他是否能把这一整天的精神紧张称为乐趣,但是这一整天他都与他信任、喜欢的人一起度过。 和Kongpob一起?他觉得其实这样已经足够让他感到愉快了。 “你觉得Kongpob玩得开心吗?”她坏坏的挑眉问道。 “我不知道。”他耸了耸肩,手指拨弄着牛仔裤上一根脱开了的线。很明显,Prae在调戏他,但现在他已经没什么精力去因为提到Kongpob的名字而感到尴尬了。 “哇!”Prae对着Arthit竖起了眉毛,“你竟然不和我争辩?” Arthit缓慢的呼吸着,他选择不回应,他只是用手指缠绕着脱开的线,用力地拉紧,线紧紧的缠绕在手指上使手指失去血色而发白。 Prae盯着Arthit看了一会儿,她有一个很想问的问题,这使得她的眉毛拧成了一个麻花。 “你…喜不喜欢他?” 喜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Arthit认为他以前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特别是因为直到最近,他同龄的人(除了Prae)几乎都认为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毫无价值。他也不认为他过去对谁有过短暂的迷恋,更不用说真正成熟的感情了,他也不会妄自揣测第一个对他很好的同学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我……不知道。” 他诚实的回答道,“而且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为什么?因为他是个男孩子?” “Prae,你一向都知道这种事我是最不介意的。” 这是真的。 他最忠诚的朋友两年前坐在他的旁边向他说出她喜欢女人,他也只是问她: 这是否意味着我可以告诉 Mae 我可以不用娶你了吗? ,然后他们看着对方都大笑了起来。 昨天晚上和与母亲之间尴尬的谈话也表明他的母亲并不反对这样的事。 不,Kongpob是个男孩这个事实,他一点也不在乎。 “那怎么了?” “你明明知道这是什么意思,Prae,”他喃喃自语说道,瞥了一眼看见Prae歪着头一脸好奇的盯着他,“是他的妈妈特别要求让我要转班的。” Kongpob的妈妈——曼谷最富有商人之一的妻子,她非常的强势。 她也是学校活动经费的主要来源,也是家长会的主席。 Prae叹了一口气,然后盘起腿席地而坐。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你看见她像被吓坏了的原因吗?” “ 她不记得我就好了。”Arthit将他的手指解放出来,看着血液倒流回去,“而且他也不需要知道,这只会……吓跑他的。” “其实你都不清楚这是否他让她这么做的,”Prae翻了个白眼,“但据我所知,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不是说他最近才发现你的贺卡吗?” Arthit点了点头,意识到可能是他想太多了。 但是,他还是很难相信Kongpob的友谊真的没有别有用心。 他曾经如此的渴望着Kongpob的友谊,当他把深深的仰慕(或者是迷恋?)付诸行动时,结果却是事与愿违,他甚至都要求妈妈给他转学。 也许转班是最好的结果了,保持安全的距离总比再次受伤的好。 “所以可能只是他的母亲太偏执了,这不代表着你就没有机会和Kong在一起。” “那也一样很糟糕,Prae。”Arthit气急败坏的吼道,然后把他的头埋在了手里,“听着,我不是说我喜欢他,但 假设 一下, 如果 他的妈妈已经因为我 可能 是个gay而讨厌我了,那我又能怎样办呢?而且,我也十分的确定他就只是把我当做朋友。” Prae听了这句话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好吧,我愿意拿我爸的餐车打赌,Kongpob不只是想做朋友。”她故意的挑了挑眉毛。 “说真的,他对每个人都很好——” “我可没看见他在比赛的时候向其他人招过手,”她坏笑着,躲开了来自旁边的攻击,“但……我明白你对他母亲的看法,要一直躲着,那可太糟糕了。” “ 对喔。” “所以……那么你的确是喜欢他的,”她说着,这不是一个疑问句,是一个陈述句,“否则你根本不会想这些。” “我……我不知道,好吗?!” 他站了起来,眉毛皱着,耳朵却是红红的,“我很累了,我要去睡觉了。” 当Arthit转身慢跑上最后一级台阶时,Prae摇了摇头,他迅速打开公寓大门,又迅速关上门,然后背靠着门滑坐到了地上。 也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那时的仰慕已经发展到了某种程度,或者这只是对一个很亲密的朋友(但不是你的兄弟姐妹)应该有的感觉。 但关于这件事他不会再去想更多,所以他不会为此失眠。 毕竟这就像他说的那样,这根本一点也不重要。 对于Arthit来说,整个周末几乎都是在昏睡中度过的。 而Kongpob的周末,是大部分时间都在赶周五没能写完的作业,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十分专注于他的作业。他的手机也关机了,而且放在了房间另一边,当他向Shin要第四杯咖啡的时候,他妈妈来到他的房间阻止了这个会让他在晚上睡不着的行为。 他的妈妈说得对的,他终于完成他所有的任务,尽管他很累,但真的无法入睡。 他清醒的躺着,有些慌张,他尽力的让自己不去想Arthit那可爱害羞的笑脸,亲吻他会是什么感觉,如果他们呼吸交缠几秒会是什么感觉。 最后,咖啡终于在凌晨3点失效了,他的梦似乎窃取了他脑海里的想法。 Arthit在星期天睡到了中午,在摊位上工作了几个小时,然后又回到他的房间里坐立不安,又拿起他五本漫画书里其中的一本假装看起来。 他时不时的看一眼自己的手机,期待著有人给他频繁地发很多条信息,因为他已经习惯在周末的这个时候会收到很多信息。 并不是他希望Kongpob给他发消息,但自从昨晚和Prae谈话后,他就开始陷入思考他对Kongpob的感情是否超出了朋友的界限。他现在不禁担心他的朋友不知怎的就突然神奇地发现了他那纯粹假想的感觉,然后决定不再继续和他说话了。 所以当周一早晨到来的时候,两个男孩都非常疲惫,导致他们都没有在闹钟响的时候醒过来。 当然,Kongpob是第一个睁开眼的人,在七点零六分,不过当他意识到他和Arthit的补习课他已经迟到时,他差点从床上掉了下来。 他蒙头垢面的立即冲到房间的另一边。 Kong ☕️ : P ! Kong☕️ :噢 我很抱歉呀😩😩😩 Kong ☕️:昨田一整田我都在写业结果导致我现在水过头了  Kong ☕️:我会竟快赶到 他甚至都懒得纠正自己的错别字或者错误的标点符号,试着同时做几样事情来加快出门的速度。他坐在马桶上一只手忙着发消息,另一只手拿着牙刷刷牙,当他把牙膏泡沫吐在水槽里时,他的手机震动了。 Arthit ☀️:…… Arthit ☀️:好吧 不用担心了 Arthit ☀️:我也睡过头了 🤦🏻‍♂️ Arthit ☀️:也许我们可以重新安排在其他时间? Arthit ☀️:或者可以取消 Kong ☕️:不要!这样,我们重新安排一下! Kong ☕️:明天怎么样? Arthit ☀️:我会在多设置一个闹钟的 😑 “一起吃午餐?”M在走廊上用手拍了拍Kongpob的肩膀。 Kongpob也满怀期待的望着Arthit,Arthit有些犹豫的指了指自己。 “是的,Arthit,你也是。” Kongpob看着他的两个朋友,当然,他们都一起吃过饭,不过那是在校外。 “我,呃……也许,我以后再——” “好吧,没问题” Arthit话锋一转突然就答应了下来,Kongpob转过身来惊讶的看着Arthit。… Read more 第十三章:余额: ฿653

第十四章:余额: ฿620

翻译:wenfu 让Prae的好奇心感到失望的是Kongpob在这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没有再来过Arthit的摊位。 当她终于忍不住想知道更多而又不想引起他们的怀疑的时候,她联系了M,他只是简洁的告诉她,他们因为即将到来的篮球比赛而增加了训练。  在那些不懂的人看来,她对于邻居恋情的好奇似乎有些疯狂。 但Praepailin可以肯定的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的这位朋友这么笑过,她相信Kongpob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整个初中时代她都听她的朋友谈论一个叫“SuperKong”的男孩,他还讲述了他看见他的英雄阻止了一群无赖的男生要把一个女生推进学校的池塘里,只是为了让她的衬衫变得透明的事迹。 从此,Kongpob就成为了他的偶像,他想成为忠诚的守护者,或者成为Kongpob身边的一个小助手也可以。 尽管他们都各自上不同的学校,她也习惯了和他一起坐在餐厅里做作业以及一起吃晚饭,直到他们父母回到各自的家里。 Arthit的父亲,他的身材比一般普通人的要庞大许多,他也经常开他俩的玩笑说他们将来是要结婚的,这让他们都感到十分的不爽。 “ 我不想嫁给你,Arthit 。”某天她直截了当的这样告诉Arthit,他正在划一个木棍人的披风,披风背面有一个大大的K字母。 “ 我也不想娶你呀 。”Arthit回答道,对于Prae突然说出来的话感到有些好笑。 “ 我……想某天我会和一个女孩结婚 。”她说的声音刚好只能让Arthit听到,她盯着Arthit,想看看他的反应,Arthit停了下来,随即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便微笑着点了点头。 “ 那 我想我应该去告诉我妈让我爸不要再开我们的玩笑了 。” “ 谢谢呐 ~ ”她笑着说,然后她看着他用画笔把斗篷的边缘修饰了一下,“ 你想和Kongpob结婚吗? ” “ 什——什么鬼 ?!”他被吓到了。 “ 你喜欢他,不是吗 ?” “ 他……都不认识我。而且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话的人呢? ” “ 我只是随便说说啦 。”Prae耸耸肩道。 “ 我只是觉得他很酷,而且他和别人很不一样 。”Arthit澄清道:“ 还有……爸爸也绝不会允许我这样做,你知道他不接受男孩子喜欢上男孩子 ……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没有了声音。  Prae点了点头,想起了有一天夜里Arthit的父母大吵了一架,因为他的父亲拒绝卖东西给两个男人,因为他们牵着手。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嫁给了你这种人!” 她听见Arthit的妈妈大声吼道,从她记事开始,她的邻居家里就一直是争吵声不断。 这些年来,她看着Arthit拼命努力的让他的父亲高兴,无论是陪他在市场上胡吃海吞,还是学习在做饭时如何像一个男人一样把火点燃,或者是在他的母亲还没回家之前把空啤酒瓶藏在隔壁大楼后面的垃圾箱里。 他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维持家庭表面上的和睦。 据她所知,那个男人从来不会虐待儿子或妻子的身体,但是她和她的父母都知道这样亲密的举动只会在公共场合出现,当公寓的门一旦关上它就会消失。当他血液里的酒精足够多时,他就会开始发泄心里的不满。 在Arthit转班之后,一个夏夜里,他的父亲喝醉了酒对他的母亲大吼大叫,指责她溺爱Arthit,让他变成了一个给男同学写情书的娘娘腔,真他妈是个变态! Prae只能假装没有听到他的恶言恶语,试着到厨房帮她的父亲切几百根大葱,却又无法集中精力,只能默默地为Arthit流泪,她的朋友可能在枕头上哭的更凶。 这个男人的声音穿透了整座大楼之后,寂静了几分钟,随后年幼的Arthit惊恐又不知所措的哭泣着敲开了Prae家的门,请求她的父母帮他叫救护车。 从那以后,他们家就再没有争吵声了。 Prae认为这是命运,Kongpob再次进入了Arthit的生活,就像Arthit忍受了过去糟糕的生活之后得到的奖励。虽然她不会说很开心Arthit的父亲走了,但这起码是Arthit不需要的阻碍。 但她也知道,她亲爱的朋友内心有着深深的负罪感。 虽然Arthit对他的父亲给他和母亲带来的伤害感到愤恨,但他也觉得他父亲的死也有他的过错,即使他的母亲强调,就算他真的喜欢一个男孩,他也没有任何错。 Arthit在过去的两年里,他肩上的压力减少了,他的体重也很明显的减少了,但他还是不愿意去信任新朋友。 Prae看到一件熟悉的粉白相间的运动衫出现了,这让她朋友眼中的光芒再次出现了,这让她感到十分的欣慰。 “我觉得我好像有一个世纪没有见到你了。”Kongpob假装撅起嘴,把他的健身包靠到了背后。 当然,Kongpob说的有些夸张,但他承认,对于他来说,他很乐意在他的每一个空闲时间都出现在Arthit面前。 “我们七个小时之前才一起吃过午餐。” “是啊,但我浪费了来这里和你交谈的时间。”他说着,同时眼睛扫视了一圈烤架,吸入了大量食物散发出来的香气,这让他的肚子发出非常大声的咕噜声,即使背后就有熙熙攘攘的车流,但依然可以听见他肚子里传出来的声音。 “我想你的意思是你的胃想念我的烤串了。”Arthit扬起了眉毛,脸上带着一些得意的笑容。 “怎么说呢?要想得到一个人的心,就得先征服他的胃。”Kongpob半开玩笑的回怼了过去。 不过他的话让Arthit觉得甚是好笑。 “拜托,把这些话留给你上大学以后那些追求你的女孩子吧。”Arthit摇了摇头,然后用下巴指了指烤架“你想吃什么?” “我想要五串牛肉的,我需要很多的铁和蛋白质。” “很累,嗯?”Arthit把烤串摆好,看着Kongpob将双手把交叉在胸前,一只手拉着另一只手做着拉伸放松运动,舒展他还在微微出汗的肩膀和三头肌。 Arthit吞咽了一口口水,强迫自己转移了视线,去看了看其他客人点的烤串情况怎么样了。 “因为总决赛就在下周周末,所以Pak教练最近对我们要求特别严格。”Kongpob一边说着,一边左右转着肩膀以缓解酸痛的肌肉,“我还得熬夜做作业。” Arthit点点头,接过其他客人写的订单,然后客人向摊位后面空地走了过去,那里有折叠桌和塑料凳,Kongpob继续说着。 “不过今晚我会尽量多做一些作业。” “你不是说比赛在下周周末吗?” “是啊,但是我们明天早上还要做一个小训练。”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过立马又振作了起来,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其实,明天结束训练后队员们要一起去聚一聚,你……想来吗?我们只会点个披萨吃,然后玩一下电玩游戏。” “呃……”他有些犹豫的咬着嘴唇,他的母亲可能不会介意他再请几个小时的假,但想到要和那么多不认识的人在一起玩,他可能会感到不舒服,“不用了,反正我不认识他们。” “我们只有六个人,而且我和M你都认识的。” Kongpob踌躇的说道,他知道这没什么说服力。他意识到要求像Arthit这样在情感上非常保守的人去结交更多的朋友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这样做没有坏处。 而且其他人把他独自和Arthit一起的时间减小,这样的想法使得他的胃变得难受,他还是想让Arthit参与其中。 “我,呃……”Arthit慢慢的搅拌着腌料,浓稠的腌料在桶里形成了一个小漩涡,“我会问问Mae,然后回覆你。” “耶!太好了!”Kongpob笑着,重重的点了点头,大概太高兴了。 看着Kongpob如此的兴奋,Arthit的嘴角也忍不住的悄悄地翘了起来。他又在心里骂自己,因为他竟然会认为像Kongpob那样的人会把他在心中。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不管怎样,这也不重要。 “嗯……你的父母不会在家吗?”Arthit心不在焉的问道,又在Kongpob点的烤串上加了一些腌料,他还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面对Kongpob的母亲。 “不在,我的父母一般会在星期六去参加高档的商务性聚会,但Shin应该会在。” 对了,Kongpob的母亲似乎总是用精致的食物和豪华的汽车来宠爱他,Arthit找到了更多的理由来阻止他对这个男孩产生更多的浪漫想法。 当他们坐在校长办公室的时候,那个男人告诉Arthit这位女士提议他转到另一个班时,她脸上的表情是非常严肃的。 Arthit点了点头,看了看烤肉,烤的不错很满意,他把五根烤串一起装进了已打开的纸袋里。 “给你。”他说着,然后回头一看,Kongpob已经在他的面前吃了起来。 “你不回家吗?几乎都已经8点了。” “噢!开市!”Kongpob把一根解决完了的签子放回了纸袋里,“你说得对。” Arthit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并笑出了声。 “什么?什么事这么好笑?”Kongpob抬起头来看着Arthit,也跟着露出了笑脸。 “我们已经不在学校里了,Kongpob,你可以说‘该死’。” Kongpob摸了摸后颈,有点尴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只是不习惯,好吗?” “来吧,说出来,你知道你也很想说。” “什么?” “说‘该死’。”Arthit夸张的说出了这个词。 “不,我不想——” “说!”Arthit咧嘴笑着,很明显的在整蛊他。 “我……”Kongpob用手捂住了脸并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好吧……该死。” 这句话的声音就比低声耳语的声音大了一点点,Arthit洋洋得意的对着Kongpob涨红的脸呲嘴咧牙的笑了起来,完全没有平时那样冷淡的样子。 “好了好了,这有什么难的嘛。” “P’Arth iii t! ”Kongpob微微有些抱怨,“我要走了。” “下一次,我会努力的让你说‘操’” “再见了,P’Arthit。”Kongpob直接无视了刚才的话,挥了挥手,径直的就走了。 Arthit在后面看着他,他正要把注意力转移到摊位上时,他看见了Prae对他不怀好意的挑着眉和不怀好意的笑着,他翻了翻白眼,然后对着她竖起了中指。 他绝对不会跟她讲明天的事。 05/09/2014 – ฿40 余额: ฿580… Read more 第十四章:余额: ฿620

Chapter 12: Balance: ฿663

Kong☕: Ughhh practice was brutal 😩😩😩 Kong☕: I can barely feel my legs Arthit☀️: soak ur feet or something Kong☕: Yeah, I will. I only just got home a little while ago. Kong☕: Which means I’m only now starting my homework. Arthit☀️: same Kong☕: Isn’t it almost 10 already? 😧 Arthit☀️: in case u forgot, i have a job Arthit☀️: i already close up way earlier than a lot of stalls Kong☕: Still, aren’t you worried about seedy stuff taking place that late? Arthit☀️: i live in chinatown, not patpong🙄 Arthit☀️:can’t you just do your hw over the weekend? Kong☕: I have the game… Read more Chapter 12: Balance: ฿663

Chapter 28: Balance: ฿88

“Yes. That’s fine…mmhmm…don’t worry about it, it’s no problem…yes, I will…” Kongpob chews on his thumbnail as Arthit’s mother utters a thousand reassurances over the phone to his own Mae, probably about how he won’t magically fall out of the window or somehow choke on a mung bean. He’s amazed that she had agreed to let him stay over in the first place, what with how she’d had such a hard time even letting him stay over at M’s house every so often as kids. The pooling impromptu river that… Read more Chapter 28: Balance: ฿88

Chapter 13: Balance: ฿653

Arthit sluggishly makes his way up the steps of his building late on Saturday evening, having put in an extra hour at the cart after the game. He’s halfway up the last flight, reaching into his pocket for the apartment keys when he hears another set of footsteps behind him. “You just finished, too?” Prae shoves her now-frizzy hair into a messy bun, and parks herself onto a step, stretching her toes out in her flip flops. “Yeah,” he sighs, plopping down on the step beside her. “I’m completely wiped.”… Read more Chapter 13: Balance: ฿653

Chapter 29: Balance: ฿38

True to M’s word, the damage caused to the school grounds by the flooding had been fairly minimal. A few fallen potted trees, some rainwater welling in the corridor gutters, a few fallen branches off the trees surrounding the basketball court.  The school custodians can be seen dotted around the campus clearing away the last of the debris, and as Arthit walks up to the entrance, he can’t help but pause in amazement.  There, where a gaping hole had once been, a fresh slab of cement sits over the drain,… Read more Chapter 29: Balance: ฿38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