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Uncategorized

Pastillita Feliz

Advertencias: Contenido sexualmente explícitoTraducido al español por StSassa Después de una resaca, Arthit toma una pastilla para aliviar su dolor … y obtiene más placer de lo que esperaba.  A Arthit le gusta pensar que no es del tipo que se emborracha con facilidad, y la mayoría de las veces que esto sucede, por lo regular es el último aún algo sobrio luego de una particularmente revoltosa noche fuera con sus amigos. Es tanto una bendición como una maldición, porque aunque muy raras veces tiene resaca al día siguiente, a… Read more Pastillita Feliz

第三章:余额: ฿942

翻译:wenfu “你在做什么呀? ” 在星期四的早晨,当Kongphop走进教室时,他看见Arthit正在本子上写着什么,还偶尔的用铅笔敲着桌子思考着。 Kongpob又再一次的坐在了Arthit的面前,将胳膊肘放在书桌的桌角上。 他乐于每天早晨都这样做,虽然Arthit很不情愿,但他还是想引起Arthit的注意,和他说说话。 “代数。” “开市!* 今天我们要交数学作业吗?” “…开市?” Arthit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校规规定我们不能用脏话骂人的哦。” Kongpob向Arthit解释道。 Arthit眨了眨眼,想确定Kongpob是认真的吗?然而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开玩笑的迹象,Arthit憋着笑,然后继续用他凌乱而随意的笔迹在纸上潦草地写着。 “不,这不是作业,我只是复习一下而已。” “但……为什么呢?我们最近没有要考试呀。” Kongpob看着Arthit潦草凌乱的笔记,试着想看懂那些灰色的像昆虫一般的数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只是帮我记住它们。” “也许你可以教教我,我的代数槽糕透了。” “我确定你可以请一个更专业的人来代替我,฿1000钞票先生。” 当Kongpob在说话的时候,Arthit依然没有停下他的笔,依旧写写画画着。 “不用了,我只问我温暖又毛茸茸的朋友。” Kongpob朝他咧嘴一笑,歪着脑袋看着Arthit,但Arthit仍低着头看着他的桌子。 Arthit终于抬起头来,放下了手中的笔。 “你为什么不让我一个人呆着?我再说一次,我们不是朋友,” “我今天很好,Arthit,谢谢你呀,你呢? 但是拜托,帮帮我吧,我需要提高我的成绩。” Kongpob噘着嘴,轻轻的拉着Arthit左面的衬衫袖子,但是Arthit立刻就甩掉了他的手。  “如果没有计算器,你连最简单的算术题都做不来,这不是我的问题。” “但是–” 可惜Kongpob无法在老师到来之前说完他的话,教室里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的回到了座位上。 Kongpob回到座位坐下后,他转过头,向Arthit挥了挥手,但他那个不情愿的朋友翻了个白眼,但是,Arthit这样做却对Kongpob没有太大的威胁作用。 午餐的时候,校园里很拥挤,一半的学生聚集在多功能球场观看一场足球友谊赛,为他们最喜欢的球队加油欢呼。 Kongpob和M对足球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他们坐在平时的餐桌旁,一边吃午餐一边聊天。 今天,Kongpob吃的是拌有虾仁豆腐的粉丝沙拉,再拌上糖醋酱。 当他们正在深入讨论一场与邻校即将到来的篮球比赛时,M在桌子的对面轻轻推了一下他,Kongpob斜着眼睛看了一下他的朋友,然后顺着他朋友的下巴指的方向看去。 Arthit正在摆弄着袖子边缘,眼睛望着除Kongpob以外的任何地方,Kongpob一看到他,眼睛就立刻亮了起来。 “Arthit,过来和我们一起坐吧!” 他说着,一边又挪了挪身子,腾出地方来。 “我……不用了,我已经吃完了。” “嗷,还是可以一起坐坐呀!” Kongpob拍了拍身旁的空位,“你有什么想谈论的吗?” Arthit匆匆的瞥了一眼M,M耸耸肩,抿着嘴笑了笑。 Arthit站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不…..没什么,对不起,我——” Arthit还没有说完就朝另一个方向快步走去。 “Arthit!”Kongpob大声叫到,但他已经穿过人群,到了球场另一边的角落里了。 Kongpob和M看着他消失在了人群中,两人都被刚才的事弄糊涂了。 “呃……他还好吗?” M问道。 “我不知道。”Kongpob仍然望着Arthit消失的那个方向,试图想知道Athith往哪里去了。 “还有,你什么时候开始和肥仔说话—我的意思是Arthit,你们是朋友?” “就最近,他在我们的班上,我们是朋友并不奇怪吧。” M轻笑着摇了摇头,用勺子舀了一勺米饭。 “不,我想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们两个在这么长时间后成为朋友很有趣。” Kongpob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他的朋友,他似乎格外的开心。 “为什么你会觉得这很奇怪?因为他是个很安静的人吗?” M停了下来,试着读懂Kongpob困惑的表情。 “没关系,我想这并不是很重要。” 当放学后,Kongpob向烤肉摊位走过去时,他看见Arthit匆忙的脱下围裙,然后飞快的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个中年妇女看守摊位。 在过去的两天里,他都无法去烤肉串摊位,因为他的篮球训练一直持续到深夜,尽管他提出了抗议,他的妈妈还是不允许他一个人回家。 “萨瓦迪卡。” Kongpob双手合十向她问好。 “Nong,你想要点什么?” 她微笑着说道。 Kongpob认出了那同样白皙的肤色和脸颊上深深的酒窝,他想,这一定是Arthit的母亲。 “对不起,我其实是来找Arthit的。” 他看了看她身后Arthit逃跑的方向。 她看起来很惊讶,用围裙上的一条小毛巾擦了擦手。 “噢,我想他只是去上厕所了。” 她说,“你认识我儿子吗?” “嗯嗯,他是我在学校的朋友。” 他用最礼貌的微笑对着她说,就像是他和他父亲的商业朋友一起吃饭时用的微笑一样。 Arthit的妈妈仔细看了看Kongpob,然后轻轻地笑了。 “如果他把你当作是朋友,那他一定是很喜欢你的。我的Arthit一点也不擅长社交呀。” 她摇了摇头,然后反复检查烤串的情况。 Kongpob轻笑了一下,事实上,他听到过Arthit强烈的提醒过他很多次,他们不是朋友。 “Nong,你叫什么名字呀?” “Kongpob。” 他面带微笑的说道。 Arthit的妈妈手上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会儿,她睁大眼睛,歪着头又看了Kongpob一眼。 “嗯,小Kongpob,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Kongpob其实不饿,但是他占用了Arthit妈妈的时间,却没有买任何东西,他会感到内疚的。 “我要五个猪肉和三个牛肉,谢谢呐。” “哇!胃口这么大吗?” 她又在烤架上放了几根烤串,烤串发出咝咝的声音,腌料汁滴下来,在炭火上劈啪作响。 其实不是的,他吃不了那么多,他希望在烤串烤好的时候,Arthit会从厕所回来。 “嗯,真的很好吃,我带一些回去给我的姐姐。” “你真的很可爱呀!而且也太帅了吧!” Arthit妈妈笑着说道。 Kongpob脸红了,他咬着嘴唇,害羞的挠挠头,也害羞的笑了笑,他觉得Arthit妈妈说的话就和他的姑姑们说的话一样。… Read more 第三章:余额: ฿942

第四章:余额: ฿893

翻译:wenfu 当第二天早晨Kongpob到教室的时候,却没有看见Arthit的身影。 他觉得他的朋友应该是去上洗手间了,Kongpob转身走到Arthit座位的前面坐了下来,却发现他的包和他的东西都不在。 他会在哪里呢? Kongpob认为Arthit通常是最早来到教室一个。 Kongpob有点担心Arthit,但是他没有Arthit的联系方式,无法知道Arthit的情况。 他只能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然后拿出他的作业和文具盒。 Kongpob最喜欢在学校的清晨了,通常他到教室的时候大约只有五六个同学,他利用这个机会,让自己的大脑醒过来,为接下来的学习做好准备。 虽然在他的同学们都认识他,但是真正是他朋友的人,他一只手也能数完,而且他更喜欢朋友安静的陪伴,而不是被那些随意相交的人围绕着。 不过最近,他特别喜欢这半小时的空闲时间,因为这是为数不多能和他的新朋友聊天的机会。 Kongpob几乎已经完成他的每周计划的更新,他在他的待办事项清单中,用不同颜色的编码和符号来代表各个事项的完成情况。 已经快8:30am了,班上的大多数同学已经到教室了,有的把在桌子上补瞌睡,有的则匆忙地赶着被他们遗忘的作业,直到最后一刻。 他正用工整笔迹地把“ 篮球训练 ”写进今天的安排中时,一张฿50落在了他此时的页面上,Kongpob快速的抬起头,只看见了Arthit模糊的背影,他已经回到了他的座位上了。 Kongpob看了看他面前的钞票,然后转过身向Arthit看去,此刻他们的目光正好相遇,Kongpob微笑着对Arthit挥了挥手。但Arthit只是低头看他的桌子,然后忙着整理他的东西。 此时,正好老师也走进了教室。 在课间休息的时候,Kongpob找到了Arthit,就在Arthit刚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Arthit被他吓了一大跳。 “Arthit!” Kongpob咧嘴一笑,然后伸手搂住了Arthit的肩膀。 “哦,是你呀。” “为什么你要躲着我呀?”Kongpob委屈的说。 “我没有躲着你,我一开始就不是去找你的。”Arthit皱着眉头说道,然后把Kongpob的手臂从他的肩上推开了。 “好吧,但是昨天中午你的确是想来找我谈话的吧,但你最后又逃走了。” “我没有逃走,我只是……刚好路过那里,我要去的是其他地方。” “可是你确实是在找我呀。”Kongpob咧嘴一笑,倚在走廊的栏杆上,俯瞰着篮球场。 Arthit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用鞋子摩擦着地面的瓷砖。 “来吧,告诉我,怎么了?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我们——” “不是朋友。”Kongpob翻了一个白眼,“是的、是的,你给我说过很多次了,但你自己还是来找我了呀。” Arthit匆忙的看向操场,看见那些穿着熨平的白衬衫和蓝色短裤的一年生,正在嬉闹着。 Arthit深呼吸了一下,说道:“你,呃……你有提到你需要补习数学。” Kongpob扬起了他的眉毛,说道:“是的,我说过,怎么了?”,然后等着Arthit继续往下说。 “嗯……我知道我一开始说了拒绝了……但是…呃……”Arthit挠了挠自己的后颈,他的耳朵因为尴尬而微微泛红。 Kongpob一边笑着一边向Arthit靠近,说道:“但是什么呢?Arthit。” “好吧,我…如果你是认真的,我……我不介意多赚外快。”Arthit最终说道,然后他皱着眉头又迅速补充道:“但是前提是你要认真对待,我可不想浪费我的时间。” 然而Kongpob却满面笑容,他挺直身子,夸张地向Arthit鞠了一躬以表示感谢。 “如果你愿意帮我补习,我不会让你失望的,Arthit老师~。” “你给老子闭嘴吧…” Arthit轻推了一下Kongpob,恼羞成怒的说道。 “嗷,Arthit!我们是在学校呢。” Kongpob的表情立刻变得慌张了起来,回头看看是否有人听到了Arthit不经意间说出的脏话。 但基本上只有他们在这里。 Arthit翻了翻白眼,说道:“那么………” “好吧,星期二和星期三放学后我都有空,午餐时间也有空,或者周末,这些时间可以吗?” “不行。”Arthit立刻回答道。 “为什么不行?” “每天放学后和周末的时间,我都要去烤肉摊位为那些不懂礼貌、不愿用小面额钞票付账的人烤猪肉。” “那午餐时间呢?” Kongpob无视了Arthit的挖苦,直接问道。 Arthit停顿了一下,咬了一下嘴唇,然后说:“不行,中午也忙。” “忙着做什么?” “不关你的事,好吗?我就是……忙。” Kongpob两手一摊,怀疑地看着Arthit,“那……这怎么办?” Arthit从衬衣上挑出一根松脱的线头,心里想着之后要把它剪掉。 然后他说道:“我可以……我可以在早上上课之前帮你补习,我通常每天都来得非常早,而且图书馆在7:00am就开门了。” Kongpob思考了片刻,这样也可以,因为他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了,就算是周末也不例外。 “早上很不错,星期一和星期三怎么样?” Arthit点头表示同意,然后把双手插进了裤子口袋里。 “那你每小时的收费多少?” “我想……随便你吧,我认为每小时฿150就差不多了,但是如果你觉得有问题,我可以更低。”Arthit挠了挠下巴,耸了耸肩说道。 Kongpob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说:“Arthit,你不了解市场价,对吗?现在大多数的人每小时收费都在฿400以上。” Arthit睁大了双眼,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400?! “不行——那太多了,我又不是专业的。” “好吧,那我们就฿300,怎么样?” “175” “275” “…200” “250,拜托,那就像40块烤鸡肉串,好吧。” Arthit叹了一口气,最终点了点头。 “还有不要担心,我们的交易仍然有效,每周还是会去拜访你三次。” “那我还真是幸运。” Arthit翻了翻白眼,推开Kongpob,然后往他们的教室走去,Kongpob笑了笑,他开心极了。 当Kongpob到达市场时,他看到他意料之外的场景—— Arthit和一个女孩在开心的聊着天。 事实上,他们上的是一所男校,因此经常见到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女孩都是很不寻常的。 Kongpob注意到,她身材高挑,有着甜美的笑容。 但是Arthit似乎不是会和女孩说话的人,而且他也不像是会有女朋友的人。尽管这样,这幅景象还是使Kongpob的胃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不适感。 他喊了一声 “Arthit”,然后对女孩礼貌的笑了笑。 Arthit立刻收起了之前的笑容,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用小勺子搅拌的酱汁上。 “哦,你来啦。” 女孩在他们之间来回看了好几次,然后微微地笑了笑,“啊,Arthit……这是谁?” 然后她转身面对Kongpob,满脸的抱歉,“对不起,Arthit通常不会这么奇怪的。” “我是Kongpob,是Arthit在学校的朋友。” 女孩有点困惑,她转过身看着Arthit。 Arthit只是皱着眉,一言不发,他从身后的折叠桌上端出一大盘生的烤肉串,然后放在烤肉车的工作台上。 “Kongpob,是吗?我是Praepailin,你可以叫我Prae。” “很高兴认识你,Prae。” Kongpob又再一次的对她礼貌的笑了笑。 “我的父母在那边经营着葱油煎饼摊,Arthit和我们也是邻居。”她指着右边说道。 “这么说你们两个认识很长时间了?”… Read more 第四章:余额: ฿893

第八章:余额: ฿780

翻译:wenfu Kong☕️ : 不好意思,今天我来不了啦 😞 ,篮球训练要到很晚,而且我妈妈坚持要亲自来接我。 Arthit☀️ : 呃……好,其实你不必每天来吃的 Kong☕️ : 我知道,我只是以防万一,万一你想知道我在哪里呢。 Arthit ☀️: 你又不是我唯一的顾客 🙄 Kong☕️ : 那我是你最喜欢的那一个吗? 🥺 Arthit ☀️: 才不是 😒 其他的顾客不需要我手动记录他们的开支 😤 Kong☕️:☹️ Kong☕️: 对了,顺便问一下,你的生日在什么时候呢? Arthit☀️ : 为什么想知道? Kong☕️ : 我就是想知道嘛。 Arthit☀️ : 我不过生日的 Kong☕️ : 为什么不过生日? [ Arthit☀️正在输入… ] Kong☕️: 其实可以不用告诉我原因的,但生日在什么时候呢? Arthit☀️ : 2.20 Arthit☀️ : 你想抓住我的把柄吗?你什么也不会发现到的 Arthit☀️: 我什至连Facebook账号都没有 Kong☕️ : 哈哈,不是那样的。 Kong☕️ : 但从现在开始我得叫你P’Arthit了。 🤭 Arthit☀️ : 我们年龄都一样 Arthit☀️ : 我只比你大4天 Kong☕️ : 你知道我的生日吗? [Arthit☀️正在输入…] Arthit☀️: 知道,你给我说过一次 Arthit☀️: 上周 Kong☕️: 噢,我一定是忘了 🤔 Kong☕️: 但不管怎样,明天见喔,P’Arthit 。 “你在和谁发消息呀?一个女孩子?” Kongpob从手机屏幕里抬起头来,突然意识到他刚才一直都在笑。他摇了摇头,然后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他的妈妈揶偷的笑了笑,她扬了扬眉毛。 “我上的是男校,Mae,我怎么认识女孩子?” 她耸了耸肩,慢慢地把车停在了红绿灯前。 “不是,我没有和女孩子发消息,是Arthit,辅导我代数的朋友。” “Arthit……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有点熟悉,他也在你的篮球队吗?” “没有。”他停顿了一会儿,“不过,我们读同一个初中学校。” “哦?他曾和你在同一个班吗?” “也许吧,其实,我最近才认识他的。” “好吧,我很高兴他可以帮你辅导数学,以你现在的成绩,我不确定你能参与这个国家的任何工程项目。” Kongpob假笑了一下,他知道终有一天他会接管家族的企业,这是不可避免的,但他不愿告诉父母,他更喜欢做一些涉及较少数学的工作。 不过,这是以后的事了。 当他洗漱完后从浴室里出来寻找他的手机时,他在书架前停了下来。 他收藏了有着让人惊讶数量的漫画集,从日本漫画到美国的《卡尔文和霍布斯》,还有很多非常受欢迎的漫威公司和DC公司发行的漫画。 但他现在没有兴趣看这些漫画,他的注意力都被最底层的书架吸引着。 从小学到现在的年鉴都整齐地放在那里。 他抽出其中一本,2011年的,那是他八年级的时候。它有点脏,因为他已经好几年没看过它了,除此之外它仍然和以前一样。 Kongpob小心翼翼用拇指轻轻的翻开书页,直到看见那些八年级时候的照片。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自己的身影上,那时的自己更矮,也更瘦,头发也很短。他看着M大笑着, M和他站在同一排,不过中间隔了几个人,在快门按下的时候,M做着难看的鬼脸。 他用手指在每一排上移动着,试着认出他们,但他只记住了大约12个同学的名字。 只有当他看到最后一排时,他才突然意识到Arthit没有在他的班级照片里。 “呃……但只是在八年级上学期的时候。” Kongpob翻到下一页,上面是八年级其他班学生的照片。只是因为他在找Arthit,他才能立刻认出他。 在后排的尽头, Arthit侧着头看着旁边。的确,他已经明显比现在胖许多,可见他的身体在前排男孩后面露出了一半。 但肯定没有M说的那么夸张,但相比之下,其他大多数孩子真的很瘦。 他的头发散在额前,与他现在把头发梳上去的样子完全不同。 但Kongpob仍然能认出他,现在已经习惯了他那对大大的、紧张的、母鹿般的眼睛和害羞而疏远的眼神。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Arthit……” Kongpob温柔的说着,一边手指抚摸着照片上的Arthit,脸上带着笑容,但同时也透露出一些忧伤。 第二天,Arthit没有来学校。 Kongpob立刻就开始觉得今天有些不同,还好,就只是……有点差别。 他像往常一样,用整个早晨的时间更新他的计划。 他在每堂课上都认真详细地做笔记 ,确保自己的字迹格外工整。 然后,他在课间时悄悄溜去洗手间,把自己锁在一个小隔间里,然后拿出手机。 Kong☕️ : 你在哪儿阿?还好吗? 他焦急地等待着回复,大约每十秒钟就看一次表,这样上课就不会迟到了。 几分钟后,他收到了回复。 Arthit☀️ : 没事,我在家 Kong☕️: 噢……今天没有看见你,就只是这样而已。… Read more 第八章:余额: ฿780

第十章:余额: ฿723

翻译:wenfu Kongpob 十分的幸运,因为他把所有关于童年的纪念品都放在了他的房间里,但它们并没有占满整个房间。从幼儿园的手指画到他在小学参加学校活动的相册,甚至有这些年来最流行的玩具。 在他的床底下有几个箱子,他拿出了其中一个装着大部分初中时候物品的箱子。 很快,他找到了一些与众不同的物件,这些东西曾经是他初中时代的生活重心。 首先,这里有一个充满魔力的鞋盒。他过去曾痴迷于收集游戏卡,但现在他几乎都没有想起过它们。然后,是一个很古老的iPad 2 ,上面已铺满了灰尘,它已经不能再运作了,但他就是懒得处理它。还有几期体育杂志都是有关于汤姆• 戴利的,里面有他的特写(他非常敬佩这位年轻运动员在2012 年奥运会期间的体育精神)。 但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整个箱子的底部排列着各种各样的小饰品和卡片,这些都是初中三年里同学们送给他的。彩色的纸片都被松紧带整齐的绑在一起。他并没有全部都看过,因为大家写的内容都没有什么变化,基本都一样:生日快乐,Kong !我希望你喜欢我为你做的甜品!或者是,Kong ,我会在明天的篮球赛上为你加油的!su su na !你真的好帅呀,我好喜欢你呀! 他其实对这些话语感到有些受宠若惊,他也对这种关注感到有些尴尬和无所适从。但不知怎的,他从来没有被送给他的那些礼物吸引,去寻找它们的送礼者。 他不太爱吃甜食( 他更喜欢比较咸的小吃) ,他通常也会和朋友们分享甜点。这是M 和Oak 非常喜欢吃的东西,他们会很高兴地吃掉每一块布朗尼蛋糕、饼干和小蛋糕。 尽管他的许多同学都这么认为,但Kong 并不是学校里“ 每个单身女孩” 都关注的焦点。 祝福的话通常都被写在相同的四五套可爱又色彩明亮的信笺上,这表明可能是一些喜爱他的朋友们而组成的小团体送的。 所以,他要找的那张卡片很容易就脱颖而出了,这是八年级生日贺卡中唯一的一张。他似乎很紧张不安,手轻轻地颤抖着把松紧带取了下来,然后从里面抽出一张普通而曾经是白色的笔记本纸。当时,他并没有太在意,因为那天他收到仰慕者和朋友们送了四十多张贺卡。 但是,现在他看着那张破烂又皱巴巴的纸,他的心因为那天早些时候M 告诉他的话而感到疼痛。 “ 我不知道你是否能接受你所听到的。 ” “M ,直接说出来。 ” M 挤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他尽可能试着找到合适的语言来解释这件事情,让他的朋友不会被吓到。他知道Kongpob 是那种看个自然纪录片,若看到有小鸟从鸟巢里掉出来都会伤心的人,所以他想到Arthit 身上发生的事比Kongpob 所想的还严重,那Kongpob 一定会更难过。 “ 你知道以前你会收到很多女孩送的卡片和东西是吧? ” “ 嗯 …… 是的,我知道。 ” “ 那件事发生在你生日的那天,女孩们一整天都在往你的座位上塞各种卡片和礼物,然后呢……”  M 拖了长长的尾音,手指间拨弄着那张吸管的包装纸。 “ 然后…… ?” Kongpob 眼睛瞪大了推了推M ,M 叹了口气。 “ 那是在午餐时间 —— 或者是课间休息的时候,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 那时候你不在教室里,也几乎都没有人在教室里面,我想 Arthit 应该是觉得没有人会注意到他,所以他也送了贺卡给你。 ” Kongpob 一时之间很迷惑,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不正常,除了部分女生会天天给他送卡片,但其他同学—— 有男有女—— 也给他送了普通的贺卡呀。 “ 好吧,但为什么 ——” “ 我和五六个同学一起回到教室的时候, Arthit 正在做这件事,然后他们看见了,而且接着又有一大群同学回到教室,因为课间休息的时间快结束了。他们 …… 他们抢走了 Arthit 的卡片,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称 Arthit 给你写了一封情书。 Arthit 试着想要把卡片抢回来,但那些混蛋开始互把卡片相扔来扔去,又对他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 ” Kongpob 感到血液都涌上了脑门,他的手紧紧地捏住了他的短裤逐渐握成了一个拳头。 “ 那真的太可怕了,” M 继续说道:“ 他们给他起了一大堆名字,基本上都是说他是个肥仔或者是同性恋,然后谣言和谩骂就从那儿开始了。之后老师来了,所以他们又把卡片放回了你的座位上,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Arthit 在你还没回到教室之前就哭着跑出去了。放学后,我把整件事告诉了副校长,但事情并没有向它应该要走的方向发展。” Kongpob 知道中学时代的学生们,会找任何理由对他们认定的目标做一些很残忍的事( 而且这种情况一直在恶化) 。他刻意的让自己与之保持距离,拒绝参与其中,把注意力都放在学校、篮球和他的朋友身上。他们虽然不算完美但都是好人。但现在他听到那些人因为这样的原因攻击Arthit ,他只想回去告诉那些混蛋让他们滚。 M 看着他的朋友,显然他很愤怒,很不安。 “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告诉你,而且Arthit 也没有给你说的原因吧。我想因为你们现在是朋友,所以他想把这些放在过去,让你对他没有那种印象。” “ 我应该做点什么, M ,我想我应该去看看那些卡片。我可以 ——” “Kong ,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或我都不能说什么做什么了。那些混蛋只是想找个理由对他更加刻薄,他们才是应该受到责罚的人,但他们却逃脱了惩罚。” Kongpob 盯着手中那张揉成一团的纸,想打开看一看。他叹了口气,他一天下来已经疲惫不堪,不过他还是慢慢地把它打开了。 他不知道当他读到Arthit 的卡片时,他感到的是更难过、更愤怒,还是更内疚。 他仍然还是有很多疑问,是谁对他的朋友做了这些事,为什么Arthit 因为这件事变得担惊受怕,为什么不是那些混蛋。 他把卡片放在了他的床头柜上,把箱子推回到床底,然后爬回他的被窝,但是他睡不着。 接下来,第二天吃午餐时,轮到Kongpob 几乎不碰他的午餐了。他的妈妈给他做了他最爱的食物之一—— 糯米粽子,里面加有青豆和猪肉。然而,他现在却心不在焉地用筷子戳着剥开的粽子,整个人焉焉的,缺乏食欲。 Arthit 什么都没有说,然后他慢慢地安静地(但还是有些犹豫)开始吃他的午餐。同时,Arthit 也注意到Kongpob 的叹气声,Kongpob 也只是瞪着眼睛看着他未动过的午餐。就算是舒适的微风,或者从他们旁边茉莉花丛中散发出来特别甜美的香味,也不能成功提高他那个一般都充满愉悦情绪的同伴。 Arthit 终于忍不了他们之间过于安静的气氛,他发誓都能清晰地听到屋顶上柠檬树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声音,蝉鸣的嗡嗡声让他感觉就像偏头痛要发作了一样。 “K— Kongpob ” 他轻声叫到,把正在出神的男孩拉了回来。 “ 啊?” “ 呃…… 我想问一下,就是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是说……… Read more 第十章:余额: ฿723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