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余额: ฿653

翻译:wenfu

这是周六很晚的时候了,Arthit还在慢吞吞的爬着这栋老式建筑的楼梯,在今天的比赛结束后,他把营业时间比平时向后延迟了一个小时。

当他还剩最后半截楼梯就到家,他正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这时他听见身后传来其他人的脚步声。

“你也才刚刚收工?”

Prae把她那卷卷的长发挽成一个凌乱的发髻,穿着人字拖露出脚趾的的双脚跨立在楼梯上。 

“没错,“ Arthit叹了口气,然后重重的在她脚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我快狗带了。”

的确,他的身体已经快累垮了,但是他的头脑却非常的清醒 — 一直都回想着今天发生的那些事 。

“所以……今天是非常棒的一天,对吗?” Prae漫不经心的拨弄着她的手指,“你玩得开心吗?”

“我……我想是吧。”

开心 ?他不知道他是否能把这一整天的精神紧张称为乐趣,但是这一整天他都与他信任、喜欢的人一起度过。

和Kongpob一起?他觉得其实这样已经足够让他感到愉快了。

“你觉得Kongpob玩得开心吗?”她坏坏的挑眉问道。

“我不知道。”他耸了耸肩,手指拨弄着牛仔裤上一根脱开了的线。很明显,Prae在调戏他,但现在他已经没什么精力去因为提到Kongpob的名字而感到尴尬了。

“哇!”Prae对着Arthit竖起了眉毛,“你竟然不和我争辩?”

Arthit缓慢的呼吸着,他选择不回应,他只是用手指缠绕着脱开的线,用力地拉紧,线紧紧的缠绕在手指上使手指失去血色而发白。

Prae盯着Arthit看了一会儿,她有一个很想问的问题,这使得她的眉毛拧成了一个麻花。

“你…喜不喜欢他?”

喜欢?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Arthit认为他以前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特别是因为直到最近,他同龄的人(除了Prae)几乎都认为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毫无价值。他也不认为他过去对谁有过短暂的迷恋,更不用说真正成熟的感情了,他也不会妄自揣测第一个对他很好的同学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我……不知道。” 他诚实的回答道,“而且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为什么?因为他是个男孩子?”

“Prae,你一向都知道这种事我是最不介意的。”

这是真的。

他最忠诚的朋友两年前坐在他的旁边向他说出她喜欢女人,他也只是问她: 这是否意味着我可以告诉 Mae 我可以不用娶你了吗? ,然后他们看着对方都大笑了起来。

昨天晚上和与母亲之间尴尬的谈话也表明他的母亲并不反对这样的事。

不,Kongpob是个男孩这个事实,他一点也不在乎。

“那怎么了?”

“你明明知道这是什么意思,Prae,”他喃喃自语说道,瞥了一眼看见Prae歪着头一脸好奇的盯着他,“是他的妈妈特别要求让我要转班的。”

Kongpob的妈妈——曼谷最富有商人之一的妻子,她非常的强势。

她也是学校活动经费的主要来源,也是家长会的主席。

Prae叹了一口气,然后盘起腿席地而坐。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你看见她像被吓坏了的原因吗?”

“ 她不记得我就好了。”Arthit将他的手指解放出来,看着血液倒流回去,“而且他也不需要知道,这只会……吓跑他的。”

“其实你都不清楚这是否他让她这么做的,”Prae翻了个白眼,“但据我所知,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不是说他最近才发现你的贺卡吗?”

Arthit点了点头,意识到可能是他想太多了。

但是,他还是很难相信Kongpob的友谊真的没有别有用心。

他曾经如此的渴望着Kongpob的友谊,当他把深深的仰慕(或者是迷恋?)付诸行动时,结果却是事与愿违,他甚至都要求妈妈给他转学。

也许转班是最好的结果了,保持安全的距离总比再次受伤的好。

“所以可能只是他的母亲太偏执了,这不代表着你就没有机会和Kong在一起。”

“那也一样很糟糕,Prae。”Arthit气急败坏的吼道,然后把他的头埋在了手里,“听着,我不是说我喜欢他,但 假设 一下, 如果 他的妈妈已经因为我 可能 是个gay而讨厌我了,那我又能怎样办呢?而且,我也十分的确定他就只是把我当做朋友。”

Prae听了这句话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好吧,我愿意拿我爸的餐车打赌,Kongpob不只是想做朋友。”她故意的挑了挑眉毛。

“说真的,他对每个人都很好——”

“我可没看见他在比赛的时候向其他人招过手,”她坏笑着,躲开了来自旁边的攻击,“但……我明白你对他母亲的看法,要一直躲着,那可太糟糕了。”

“ 对喔。”

“所以……那么你的确是喜欢他的,”她说着,这不是一个疑问句,是一个陈述句,“否则你根本不会想这些。”

“我……我不知道,好吗?!” 他站了起来,眉毛皱着,耳朵却是红红的,“我很累了,我要去睡觉了。”

当Arthit转身慢跑上最后一级台阶时,Prae摇了摇头,他迅速打开公寓大门,又迅速关上门,然后背靠着门滑坐到了地上。

也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那时的仰慕已经发展到了某种程度,或者这只是对一个很亲密的朋友(但不是你的兄弟姐妹)应该有的感觉。

但关于这件事他不会再去想更多,所以他不会为此失眠。

毕竟这就像他说的那样,这根本一点也不重要。

对于Arthit来说,整个周末几乎都是在昏睡中度过的。

而Kongpob的周末,是大部分时间都在赶周五没能写完的作业,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十分专注于他的作业。他的手机也关机了,而且放在了房间另一边,当他向Shin要第四杯咖啡的时候,他妈妈来到他的房间阻止了这个会让他在晚上睡不着的行为。

他的妈妈说得对的,他终于完成他所有的任务,尽管他很累,但真的无法入睡。

他清醒的躺着,有些慌张,他尽力的让自己不去想Arthit那可爱害羞的笑脸,亲吻他会是什么感觉,如果他们呼吸交缠几秒会是什么感觉。

最后,咖啡终于在凌晨3点失效了,他的梦似乎窃取了他脑海里的想法。

Arthit在星期天睡到了中午,在摊位上工作了几个小时,然后又回到他的房间里坐立不安,又拿起他五本漫画书里其中的一本假装看起来。

他时不时的看一眼自己的手机,期待著有人给他频繁地发很多条信息,因为他已经习惯在周末的这个时候会收到很多信息。

并不是他希望Kongpob给他发消息,但自从昨晚和Prae谈话后,他就开始陷入思考他对Kongpob的感情是否超出了朋友的界限。他现在不禁担心他的朋友不知怎的就突然神奇地发现了他那纯粹假想的感觉,然后决定不再继续和他说话了。

所以当周一早晨到来的时候,两个男孩都非常疲惫,导致他们都没有在闹钟响的时候醒过来。

当然,Kongpob是第一个睁开眼的人,在七点零六分,不过当他意识到他和Arthit的补习课他已经迟到时,他差点从床上掉了下来。

他蒙头垢面的立即冲到房间的另一边。

Kong ☕️ : !

Kong☕️ : 我很抱歉呀😩😩😩

Kong ☕️:昨田一整田我都在写业结果导致我现在水过头了 

Kong ☕️:我会竟快赶到

他甚至都懒得纠正自己的错别字或者错误的标点符号,试着同时做几样事情来加快出门的速度。他坐在马桶上一只手忙着发消息,另一只手拿着牙刷刷牙,当他把牙膏泡沫吐在水槽里时,他的手机震动了。

Arthit ☀️:……

Arthit ☀️:好吧 不用担心了

Arthit ☀️:我也睡过头了 🤦🏻‍♂️

Arthit ☀️:也许我们可以重新安排在其他时间?

Arthit ☀️:或者可以取消

Kong ☕️:不要!这样,我们重新安排一下!

Kong ☕️:明天怎么样?

Arthit ☀️:我会在多设置一个闹钟的 😑

“一起吃午餐?”M在走廊上用手拍了拍Kongpob的肩膀。

Kongpob也满怀期待的望着Arthit,Arthit有些犹豫的指了指自己。

“是的,Arthit,你也是。”

Kongpob看着他的两个朋友,当然,他们都一起吃过饭,不过那是在校外。

“我,呃……也许,我以后再——”

“好吧,没问题” Arthit话锋一转突然就答应了下来,Kongpob转过身来惊讶的看着Arthit。

“真的吗?”

Arthit耸了耸肩,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用手指指着楼梯。

“我们可以一起在楼顶上吃饭。”

 …

Kongpob有些犹豫是否要欢迎第三个人进入他们两个的地盘(他可以说这是他们两个的吗?),但他不想对他的朋友无礼,但如果Arthit同意的话,那他就没有理由阻止了。

“当然,没问题。”他点了点头,转身看向M。

“在楼顶上?”他们一起上楼时M问道,“那上面有什么?”

当M进入这个空间时,他惊讶的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他在每一株植物面前停下来,嗅闻着各种各样的花和水果,最后他看见了篮球框,他兴奋的跳了起来。

“这里太棒了!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呢?!”

“我也是因为学生会才知道这里的。”Kongpob笑着说道,然后坐在了Arthit对面的长凳上。

他笑着打开了保温壶的盖子,深吸了一口含着柠檬草、椰子和酸橙香味的空气。

M没有回应,他忙着运球,投了几次篮,不过并没有把篮球从楼顶上扔下去。

Arthit笑了起来,又啪的一声打开了餐盒的盖子。他瞥了一眼Kongpob,他正啜饮着一勺乳白色的菜汤。

“那是什么?”

“椰奶鱼汤。”Kongpob又舀满了一勺鱼汤,递到了Arthit面前。

“要尝一下吗?”

Arthit看着他面前的勺子,他不确定Kongpob是否是真的要喂他,还是他应该把勺子拿过来。

“呃……不用了,”他说着,一边又把Kongpob的手轻轻推开,这样汤才不会洒出来。

“就尝一点点,这个味道真的不错,我保证!”Kongpob又再一次的把勺子递到了Arthit的面前。

M仍然还在那里投篮,每次投篮的的时候都会打起万分的精神。

Arthit用余光瞟了一眼M,然后又看了看充满期待的Kongpob。

这也许真的没有他想得那么困难。

就只是一勺。

他俯身向前,安静的喝着勺子里的鱼汤。有一种美妙的果仁味,还有一点点似乎比较刺激的的味道——不辣,像是新鲜生姜带来的热意。

“这真的很不错,”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当Kongpob对他微笑时,他又低下了头。

“你的妈妈为你做的午餐?”

“她总是喜欢尝试做一些不一样的食谱。”Kongpob笑着说道,他的脸在被晒黑的皮肤下微微发红,他小心翼翼的把刚才送到Arthit嘴里的勺子送进他的嘴里,“M也总是想让她收养他自己。”

“你会自己做饭吗?”Arthit问道,他主要是想把他们之间的谈话继续下去。

“不,”Kongpob有些惭愧的笑了起来,“妈妈有时候会教我做一些最基本的食物,但我甚至都不能煎好鸡蛋,我会把它们煎糊掉。”

“你都不会煎鸡蛋?”

“我真的没救了,好吗?这根本就不是我能学会的。我想你的厨艺应该很棒,除非烤肉是你唯一会做食物。”

“我会做饭啊,“Arthit点点头,一边嚼着腰果一边说道:“我小时候我爸爸就教会了我很多。”

“哇,那你可以准备结婚了。”Kongpob开玩笑的说道,但Arthit的脸却微微变红了。“呃……如果你不介意我问……你的爸爸发生了什么……?”Kongpob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

“在我九年级的时候他因为心脏病去世了,他……还有严重的肥胖症和糖尿病,这让他的情况变得更加的复杂。”

Kongpob只是点点头,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没关系的,你什么都不用说。”Arthit打断了Kongpob的思绪。“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我最后因此下磅。”

“我在年鉴里发现了你。”Kongpob突然想起来,也试着转移话题,“你当时真的非常非常可爱~”他调侃道,伸手去捏了捏Arthit右边的脸颊,但随即手就被打了回去,并且Arthit傲娇的哼哼了两声。

“我妈妈说我依然非常可爱。”Arthit狡猾的说道,并用勺子指着Kongpob。皮肤黑黑的男孩笑了起来,他被他朋友的话给逗乐了。

“对,你依然非常可爱。”

然后空气变得安静了下来,他们两个都才意识到刚才他们说了些什么。

Arthit悄悄地把一只手放到他的耳朵上,以试图掩饰他发红的耳尖。这只是一句夸奖,他只是出于好意,这是朋友该做的。

另一边,Kongpob只是盯着他的鱼汤,咬着下唇试图想出应说什么来让他能抵消刚他才说出来的话。

“Kong!” M大声喊道,缓解了他们之间尴尬的气氛,“我要下去了,这里非常棒,但就是太安静了,你们两个玩得开心呀!”他小跑过去拿起他的背包,然后向Arthit点了点头,朝门口走过去了。

Arthit放下勺子然后看着Kongpob。

“嘿,呃……抱歉……我是说……邀请M来这里,我知道这里是你的秘密地点。”

“噢,没关系,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就只是M而已,我觉得他也不会到处去和别人说。”

“我只是……还没有准备好。”

“我明白。”

他们交换了一个小小的笑容,然后继续安静的吃完了他们的午餐。

Prae 🍐:卡萨诺瓦 * 又来找 Arthit 了

🎯 :他经常去吗?

Prae 🍐:几乎每天都会来

Prae 🍐:除了周末

Prae 🍐:你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我今天算是和他们一起吃了午饭吧

🎯:你知道他们会一起吃饭吗?

M 🎯:在教学楼的楼顶花园里????单独一起!!!!

Prae 🍐 :什么???

Prae 🍐:听起来有点浪漫呢🤭

Prae 🍐:还有其他吗???

🎯:我发誓他们肯定在打情骂俏

M 🎯:我记得我听见 Kong 说他 “ 可爱 ”

Prae 🍐: asdfjkahlsgj

🎯:我知道,船会有的,潜艇也会有的!!!

M 🎯:他们几乎忘了我还在那儿

Prae 🍐:哇哦,加油 Kong !

Prae 🍐:还有吗??

🎯:然后我想 Arthit 他自己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所以他们之间似乎有些尴尬

Prae 🍐: 🤦🏻‍♀️

Prae 🍐:这当然会了

M 🎯:你从 Arthit 呢,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听到或者一点端倪都没看见?

Prae 🍐:这才过了两天

Prae 🍐:前几天的晚上我确实有和他谈过

Prae 🍐:我就直接问他喜不喜欢 Kong

Prae 🍐 :他就只说他不知道,还说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很糟糕

🎯:什么?!! 为什么?

Prae 🍐 :我不知道你或者 Kong 知道多少

Prae 🍐 : Arthit 在八年级的时候不得不换班

🎯: ……Kong 的妈妈 …… 当然

🎯:我们的船还没来得及起航就沉下去了吗 🙁

Prae 🍐:我不知道 🙁

Prae 🍐:所以那是真的?她要求他换班的

M 🎯:是的

🎯 :不过 Kong 并不知道这件事

M 🎯: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M 🎯:据我妈妈告诉我,她当时还非常努力地争取让那些混蛋停学

M 🎯:不过她和我妈妈的投票都被否决了,因为那些混蛋的父母也是家长会 的成员

Prae 🍐:这太奇怪了

Prae 🍐:那她知道送给 Kong 的那张生日贺卡吗?

M 🎯:我也不清楚

Prae 🍐:我好希望我们可以知道更多

Prae 🍐: 他们太可爱了

M 🎯:他们在说些什么???

🎯:可以拍张照过来吗??? 🤪

Prae 🍐:……我不是狗仔队🤨

Prae 🍐:而且我离他们有十多米远

Prae 🍐 :但是他们都好可爱呀,满脸的笑容,还都脸红了

M 🎯:  ~~ 随时告诉我最新的消息

Prae 🍐:你也一样!!

Prae 🍐 :好吧, Kong 现在要离开摊位了

当Kong离开时又转身向他笑了笑时,Arthit努力试图的不让他的脸越来越红,然后推着他的小车离开了。

等最后他走得足够远时,他停了下来,从摊位下面拿出他的记事本,当然这是Prae没有注意到的。

01/09/2014 – ฿33

余额: 620

翻译:wenfu

Leave a Reply